神奇的森柒

感谢点开简介的小可爱!
这是只森柒!
是超短沙雕段子手
是个爽文者对什么感兴趣写什么
修罗场热爱者 多次围观打架斗殴不仅不采取相应措施还拍手叫好 没被抓到局子里还是未解之谜(?
天雷 雷安 瑞嘉瑞 瑞右 白武 轰爆轰
想扩列啊qwq
2960259487

【胜出 瑞金】沙雕段子 同时感冒真的很神奇


沙雕注意
诡异的世界注意
cp是心目中喜爱程度排行 并无恶意
很雷



绿谷出久终于有机会自己去商场了。

想当初和自家幼发小交往的时候自己一旦去人很多,气氛很好,电话有时可能接不到的地方就立刻炸毛。

防止某个半边脸的混蛋出现;以确保万无一失。

现在好了,已经订婚了。

再一个也是他自己强烈要求人身自由,于是爆豪胜己同意了。

答应的时候带着他拧成麻花的眉毛还露出健康的牙龈。

绿谷出久想想就觉得好笑,小胜不是很可爱嘛。

啊咧,是个只有自己能get到的萌点呢。

毕竟自家攻偶尔来个反差萌真的很让人心动啊。

有小胜跟着的时候小胜总是像个老妈子似的管这管那,偶尔遇上一些商场搞特殊活动并且自己表现出极大兴趣时就竖着三角眼嘴里喊着西内手里冒着烟。

这次绿谷毫不犹豫的前去凑热闹。

是个很有趣的游戏

规则是不管喊什么都可以,你只要喊着这个自己想好的东西一口气尽可能的多喊就好了。时间越长奖品越好。

其实是个比肺活量的游戏。

绿谷毫不犹豫举起手来参加。

因为第一名的奖品是同人周边折扣卷。

欧尔麦特我来了啊啊啊!

看着参加活动的选手挤满了场地,绿谷忽然有点方。

“参赛选手们,准备好了吗?”

绿谷咽了口唾沫。

“Are you ready?”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

“go!”

“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

爆豪胜己忽然在家里打气了喷嚏,向后的作用力几乎把他拍在墙上。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忽然打起寒颤并且冷不丁的觉得事情不对。

“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骑士傻逼……”

安迷修:我心里苦可是我不说qwq

“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

武崧表示习以为常并且继续练功ing

最后不出意料的是职英绿谷获得了胜利,然而第二名的金发小男孩跟他仅差了三秒而已。

绿谷表示忽然后怕。

出于好奇绿谷主动和金发小男孩打了招呼,并且两人性格相合,聊起来也十分开心。

“诶诶诶?你喊的也是你发小的名字吗?”名字为金的小男孩惊讶的喊着。

“诶是啊!这么巧!”

谈到发小的话题金突然十分兴奋,“绿谷我跟你讲,格瑞他可厉害了!”

金开始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

“他会用这么长的绿色的刀!他还是XX比赛的第二名呢!他……”

绿谷也很开心,毕竟交到了个这么开朗的小男孩作为朋友,而且发小还有点灵魂相似。

“小胜也是啊!他以前一直是第一名呢!在我眼里他也很厉害啊!”

绿谷和金的眼里开始闪星星。

“小胜他总是一脸暴躁的不让别人靠近我。”

“格瑞他总是一脸冷漠的不让坏人靠近我!”

“小胜他总是不让我接近。”

“格瑞他总是一脸性冷淡的告诉我让我离他远一点QAQ。”

两人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热泪盈眶的握住对方的手,仿佛是多年未见的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然后两人潇洒的找了家甜品店继续进行有关发小的交流。

“死老太婆,你他妈的是想热死我吗?”

爆豪胜己竖起三角眼对着自己妈妈大吼。

此刻爆豪胜己在板油路可以煎鸡蛋的天气里被盖上了三层棉被,由于他乱动还被妈妈用绳子固定在床上,活脱一个变异大型榴莲头毛毛虫。

“少废话!你自己打了多少个喷嚏你自己没数吗?!”

爆豪妈妈冲着板蓝根。

至今我们仍然不知道绿谷喊了多少声咔酱,但是爆豪胜己据爆豪妈妈说至少打了999+的喷嚏。

金:格瑞你别担心!我马上就回家!

格瑞:买点感冒药

金:格瑞你怎么啦?生病马上要去看医生啊!

格瑞:没事 就是打了几个冷颤 可能是要感冒

格瑞看了看因为金没在家而没舍得开空调而造成的显示着33摄氏度高温的温度计。

爆豪胜己 格瑞:我今天是怎么了

两位至今没有察觉是被发小卖了。




不要脸想要你们的三连击qwq









【轰出】沙雕段子 小动作

这边一名八卦记者正在采访近日爆出结婚信息的英雄人偶和焦冻。

“请问焦冻英雄,日常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英雄人偶做的让你无法抵挡的小动作呢?”

轰焦冻看了一眼害羞的绿谷。

他认真回复道:“小动作太多了我记不住,但是大动作比如一记smash还是不容易抵挡的。”

来自傻子森柒的沙雕发言

我说 如果 我用少女装扮游戏 做黑化出久设定
是不是会被喷死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眼泪(T_T)
/少说了没人会回复你的

【胜出】我也觉得小胜离不开出久



黑化 病娇警告
无个性社会设定


一个莫名其妙的前言:大概就是小胜让绿谷考去XX    大学但绿谷不听,两人还起了争执,最后绿谷也还是                                   没去那所学校读书,去了雄英。







绿谷出久失眠了。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将近两周了。

 
他只是一个刚入学不久的大学生,全新的环境,全新的气氛以及全新的城市,都令他感到兴奋,伴随而来的是一种久违的陌生感。毕竟陌生的城市也就意味着不会有任何熟识的人。 


不过在这里他凭借着友善和真诚的相处模式,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好学刻苦的劲头也深受老师喜欢。
他是个尖子生,每一科的成绩都是优异的,所以认真听课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适感来自于主课老师,并且十分严重。 



死柄木弔老师的课总是安静的出奇,上课的同学都只在安静的做着笔记,大部分都没有来,死柄木弔老师的课,他们是宁愿扣学分也不愿再次体验这种气氛。
他上课时总会感到有奇异的目光注视着他。

 
这是“奇异”的目光,仿佛是条冰冷细长的毒蛇,缓缓且细致入微的缘着他的身体像滕蔓一般攀上,毒蛇吐着蛇信子,吐出冰冷的气,就像冷雾笼在身旁。 


很冷,冷的他发抖。

 
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他警惕的抬起头环顾四周,却每次都只能对上死柄木弔老师赤红的双眼,“请认真听课,绿谷君。”老师由于脸上的假手,只能看见泛血的眼睛。 


“啊啊啊,,,老师抱歉!!!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他有些惊惶。 



又或许并非来自死柄木弔老师。 


或许“他”,也算不上是“他”,毕竟究竟有没有还是不确定的--又或许“他”仅是借着这种气氛来掩护他自己呢?
再次回过神已经是中午了,他麻木的随着拥挤的人流前去食堂。 



和同学相处时他才会微微放松,因为在人多的地方这种感觉才会减弱。

 
可是仅仅是减弱啊。 



就像嵌在肉里的小刺,想要拔出是极其困难的,就算是想要细细寻找,却发现根本无处可寻,放弃寻找,它却又不无时无刻的彰显它的存在。

 
好难受啊。

 
可恶,他默默握紧了拳头。

 

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几近窒息。

 
“绿谷君,最近你的精神状态貌似不太好啊?”饭田担忧的问道,作为班长他有这个义务。

 
“啊?……其实没什么事啦……就是最近睡眠不太好而已,不用太担心我。”说着他还打了个哈欠,浓浓的熊猫眼也在宣告这貌似不挣事实。

  

他不能让别人为他担心,况且就算是告诉了饭田,也并没有什么用,这种不适的感觉不是轻易就能消除的。 



“这怎么可以呢?关心同学是班长的责任,是不可以做不到的一件事。”饭田君打起了他个人的专门手势,“而且过于严重我是有义务报告老师……” 



“不要!!!!!”绿谷几乎跳起来,可很快他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 



“抱歉,饭田君!我……只是最近太累了,不碍事的,惊动老师反而太麻烦了。” 



绿谷慌张的神情自然落入饭田眼中,可是看绿谷如此神情便也没有再次详细追问,便安慰几句道。 



“那绿谷君最近要好好休息啊,实在累的话也是要和老师请病假的。” 


饭田又似不放心认真道。

 
“千万不能把身体搞垮了!” 


“嗯……好,谢谢饭田君了!” 


他不能轻举妄动,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旦有所动作,他将面对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未知,即恐惧。



“绿谷君!”绿谷即将打开房门回房休息时,饭田拦住了绿谷。 


“绿谷君……”然后塞给了他什么东西,便转头回了房。



是弹簧刀。



绿谷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用力握了握刀柄后将它放入口袋。在似乎陷入沉思的状态时,他耳朵忽然动了动,随即猛的抬起头,一下子推开了门,可是房间内一片黑暗  ,他瞪大了眼睛寻找,什么也没有,整齐摆放的家具似乎在无情的嘲笑他过于敏感。 



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难不成是什么精神疾病吗?他转身关上门,将外面的明亮与自己隔绝开。

 
真的只是想多了吗? 


可是按下灯的开关的瞬间似乎又在宣告着什么--



……!
啪啪啪
!?
为什么……没有亮?!为什么???警钟在脑内敲响,震得他的脑壳发疼,恐惧像潮水般吞噬着他,但他任存理智,于是他迅速掏出口袋中的弹簧刀。 


“谁???是谁?!” 


他警惕的环顾四周,冷汗像顺势而下的冰冷的小蛇,沿着颈部滑下,绿谷不禁露出惊慌的神色,吞咽了一口唾沫。缓慢的移动着身体,去打开那扇此刻彰显着危险的窗。 


哗啦 


先行的是弹簧刀然后是头部,窗外貌似也没有危险,可当他缓缓退回来时一股巨大的力量迫使他退回房内,身体形态不受控制,绿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响,连饭田君给的弹簧刀也摔出了几米外。

可恶! 


绿谷第一次无比希望这里不是他可梦想中的雄英,这里的宿舍条件差点--至少要隔音效果差点,在宿舍条件如此之好的雄英里这种程度的声音跟针落在地上没什么区别。 


不知是夜风还是缘在窗外的他的缘故,窗帘被吹起,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绿谷身子发抖,耳边传来树叶和窗帘的哗啦声配合着“他”的阴影渲染出诡异的气氛,他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甚至用两臂遮挡自己的视线,嗓子眼发干,像眼干涸的泉,双唇死死的抿住,只能依靠本能蹭着地板,本能的向后躲去。 


碰 


是“他”跳下窗的声音

 
啪嗒 啪嗒 


是鞋底敲打地板的声音


“就不好奇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吗?”

“他”成熟的嗓音响起。


等等,这声音?! 


“小久。” 



绿谷慌张的抬起头,眼前的场景让他想要呕吐--
一个男人随意的站着,衣服和裤子上沾染的全是令人作呕血迹,正滴滴答答的顺着衣角向下流,从窗口到他站定的位置仿佛一条血轨,他的两手也正滴着血,一手是拿着沾染了血的匕首,往下滴的原因是被血浸透的袖口,另一手所呈现的画面让绿谷几乎干呕起来
是饭田的人头,仍有鲜血顺着断口处滴落,面部表情还保持着死前发现刺客的惊恐状。 


“他可是给了你刀呢。” 



他随意的将饭田的人头扔掉,仿佛只是垃圾,绿谷不敢抬头去看,却还是能听到人头在地上滚动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他”一步一步向绿谷走来,啪嗒 啪嗒,绿谷似乎是被焊在原地,连向后挪动都无法做到。 


“他要阻碍我与你相见。” 


“他要阻碍我们在一起。” 


“他要阻止你属于我。” 


“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没有人!!!” 


“你为什么要逃开呢?”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以为你会永远站在我身后,永远独属于我一人。”



“啊!!!” 


绿谷被他的幼驯染强行抬起下巴,发出一声惨叫,颈部沾染上一抹鲜红。 


“啊,就算逃开也没有用,我还是会把你找回来。” 


“我可是你最崇拜的小胜啊。” 


他被迫与已经疯狂的小胜进行对视,看到了无法理解的歪曲的笑容。 



他只能颤抖。 


爆豪胜己突然将头部靠近绿谷的颈部,伸出舌头施重舔去鲜红,又逐渐将头移到绿谷耳边,吹着热气,轻声道 



“你终是属于我的东西,小久。”
-end- 

内个,不要脸的我想要你们的小蓝手和小红心qwq 嘤嘤嘤